城乡建设资讯网
1
当前所在:首页>>政策解读

长租公寓尴尬现状

来源:本网 时间:2020-01-02 10:39:52作者:佚名

  2019年,不仅买卖房子的生意不太好做,租房子的生意也算不上好做,大有一种“覆巢之下无完卵”的架势。即使是曾经被赋予“朝阳行业”美誉的长租公寓,2019年也受到了连续暴击。

  在2019年仅剩下13天的时候,12月18日,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发布通报称,12月3日,警方对鑫聚财金融公司实际控制人孙某元等4名犯罪赚疑人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。据悉,尽管这份通报中没有具体写名字,但经过多方求证,上述孙某元正是上海涞润实业有限公司法人孙元元,也是上海长租公寓品牌源涞国际董事长。而另据媒体报道,目前,源涞国际总部已人去楼空。

  源涞国际并不是今年第一家倒下的长租公寓,在2019前11月,杭州中择地产被爆出因资金链断裂已停止运营,并向房东打了2000万元的欠条;南京友居公寓老板跑路,人去楼空——部分租客已将租金交给友居公寓,但友居却并没有将相应租金交给房东;在西安,已至少出现了5家长租公寓“暴雷”,其中仅左旗一家,涉案人数、资金就达到相当规模。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回复显示,该公司累计收入1.5亿余元,实际支出1.55亿余元。

  长租公寓因2017年租购并举被提及而受到热捧,为了缓解购房压力而衍生出的高品质地产商品,却因其野蛮生长而遭到诟病。

  2018年,长租公寓头部品牌自如曝出“甲醛门”事件;蛋壳公寓“租客减免活动不兑现”事件;青客公寓押金难退,吐槽满天飞。

  似乎所有的租房客在长租公寓里都成了被割的韭菜,让长租公寓的运营商赚得盆满钵满。然而天道有轮回,苍天绕过谁。2019年,长租公寓的日子不好过了。长租公寓行业正面临洗牌,先不说我们钱问题到的暴雷公司,就连长租公寓头部企业青客、蛋壳都面临着资金短缺,亟需上市融资。

  以青客为例,由于前三年大量烧钱占领市场,导致其现在资产只有20.3亿元,而负债却足足有27亿元。同样情况的还有蛋壳公寓,虽然在其招股书上显示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增加了307%,但是仍无法覆盖其运营成本,。据统计,2019年前9个月蛋壳公寓净亏损25.16亿元,较2018年同期净亏损增长209%。2017年、2018年蛋壳公寓的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元、13.69亿元,亏损增幅为403%。

  两大长租公寓在不断烧钱拼规模的路上竞争着,但是这并不是所有运营商都能效仿的,一旦资金链断裂,将有不少的长租公寓运营者面临破产危机。

  2019,地产业普遍一片哀嚎,没有最惨只有更惨。但是如果现在就直接把“朝阳产业”一下子推到“夕阳产业”上,又实在为时过早(虽然我在前文也说了不少丧气话,但是不饿能否认的是,长租公寓还是有其发展空间的)。

  1998年,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破冰之后,大量公房被私有化,加上商品住房市场快速发展,于是中国城镇住房自有率迅速上升。有数据表明,发展中国家住房自有率普遍偏高,租房率一般只有20%或更低,而发达国家的住房自有率则相对较低,租赁市场都比较发达,租房率一般位于30%至70%之间,并都有专业化机构运营住房租赁业务。

  随着现代人观念的转变,租房慢慢变得大势。根据贝壳研究院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住房租赁白皮书》,中国目前城市住房租赁人口约为1.68亿,年市场租金规模约为1.2万亿元,其中上海和北京都在1350亿元以上的规模,深圳和广州则在600亿-700亿元规模。该研究院还认为,未来7年内,中国住房租赁市场年租金将达到3万亿元规模。

  长租公寓的前景还是非常广阔,只是如何开启这段航路,如何正确利用投资,而不是以“割韭菜”的心态运营,那么我相信,终有一天长租公寓会到达“伟大航路”的“拉夫德鲁”。
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城乡建设资讯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北京国信涉农资讯中心主办——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——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城乡建设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3-2019 cxjszx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010-57469288 010-57028685 13381000694 监督电话:1501059698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7028685
联系邮箱:zjzixunw@tom.com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西四砖塔胡同56号院
中国互联网协会: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 网络110报警服务: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: